文章編號:六十五 初稿:2020年7月15日

警告:本文含有「成人情節」,未成年及不喜歡的人士不要觀看

*本文所有圖片皆來自網絡

接上文

丁先生傳承了祖上大量農田和土地,他在元朗繁盛的大街亦買下了幾所店鋪,每年的田地租金和店鋪收入非常可觀,令他富甲一方,他雖為人豪爽但並不是個奢侈浪費的人。
 
他也僱用了五、六名工人幫他打理未有出租的農地和幫忙處理家裏粗重的工作。這些傭工大多是來自內地的中年人,他們在大陸農村長大,因戰亂、飢荒或是為了甚麼自由來了香港並娶妻生子住了下來,由於他們沒有甚麼專業技能,如果在城市是難以找到合適的工作,所以到新界農村租些農地種田過活,有些會幫地主打工、幫地主耕田種地賺取工錢。
 
丁先生住屋旁邊有一間留作大兒子將來娶親用的雙層大屋,他在該屋的二樓設置了多張牀鋪暫做工人的宿舍,將樓下大廳給他們用作聊天休息室和盥洗間。工人的早午晚三餐是由老板太太李娘負責,她間中亦會來宿舍打掃搞衛生,賓主和睦相處。
 
工人之中有一個較年輕的,他年約廿七、八歲,人品老實、身強力壯,由於皮膚生得黑黑實實,口大唇厚,人又木訥少說話,眾人皆稱他為“烏鬼”,又可能他的撒尿處有異於常人,所以伙伴們戲稱他為“烏卵槌“。因為烏鬼長相其貌不揚又不善辭令,沒有成親也沒有女朋友,最親的父母仍在大陸鄉下,所以他倚靠僱主的宿舍為家了。
 
丁家每逢農曆的初二、十六發薪給員工,工人收了工資吃過中午飯後便得放休半天不用下田工作。丁先生那天亦會去元朗墟市收取店鋪租金及購買日常用品回家。
 
60年代元朗的市集和大馬路
 yuen long old photos的圖片搜尋結果                             
舊日元朗的圖片搜尋結果
 
某一天正是農曆十六,吃過中午飯後有家室的工人領了半個月的薪金都返回家去,他們大多是明天早上吃了早飯才回來的,只有烏鬼一人獨自閒坐在宿舍門前石凳上百無聊賴地抽煙乘涼,丁老板經過見他孤單寂寞可憐兮兮的,知他是初來本地不熟悉環境,於是邀他到繁華熱鬧的元朗墟市逛一逛。
 
由丁家村乘搭公車到元朗墟市大約要半小時車程,在路途上丁先生知悉烏鬼仍未見識過女性婦人,於是來到墟巿後,便領著他到鄰近元朗娛樂場的一個特別地方見識一下
 
60年代的元朗娛樂場(1941-1977)大門及部份機動遊戲
在娛樂場附近建有密密麻麻約百多間的木板或鐵皮寮屋,內裏分佈著縱橫交錯的橫街小巷,聚居在這裏的大多數是由大陸南來的新移民,這些單層或雙層的房屋中有普通住宅、有各種小商店、有各式小型加工場,還有門上只寫上一個名字(如王大明),這就是“無牌西醫師”王大明診所;有在門上畫了一隻大眼睛的,這便是印度人與他華人太太開設的“無牌眼科診所”;由於收費平宜,醫術也不錯,他們都很受街坊歡迎。
 
示意圖(照片中人與本故事無關) 
 1950年代,寮屋區~... - 廣東話資料館Cantonese Museum | Facebook
 
還有,這裏還有幾間門窗髹上綠漆油、到了夜晚大門楣上會亮起一盞小紅燈泡的“住宅”…識途老馬一看便知道這是妓寨(香港人稱雞竇,稱妓女為雞,客家人稱她們做老舉麻),是有勢力人士安排一些大陸移居來港的女子在屋內秘密接客,她們一般年紀比較大,但收費低廉所以很受勞動工人和附近石崗軍營啹喀兵歡迎,每逢週末晚上常見他們穿著便服在綠窗外、紅燈下徘徊或等候。
 
殖民地時代石崗軍營入口
↓解放軍接管後的石崗軍營入口
殖民地時代石崗軍營
↓今日石崗軍營
跑遊元朗八鄉(26)-石崗軍營及機場– tEre-tErRiTOrY
↓殖民地時代的英國僱傭兵「尼泊爾啹喀兵」示意圖(照片中人與本故事無關) 
我城我區:屯門軍營拆卸起樓瓦解岸邊防線|即時新聞|港澳|on.cc東網
↓今日駐港解放軍
駐港部隊擬准軍人穿軍服在外亮相行會成員認為未必合適— RFA 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丁先生與這些「雞竇」的主持人諗熟,在較為年輕的時候,每當「雞竇」來了新的妓女(暱稱阿姑)都會通知他來看“貨”,但自從討了李娘之後已少踏足此地了。
 
今日他帶領著烏鬼來到一個雞竇,坐在門口招客的鴇母(俗稱龜婆)認得丁先生,連忙招呼二人入內,由於剛過正午,時間尚早阿姑仍未有客。
 
 示意圖(照片中人與本故事無關) 
 Facebook
只見約400方呎房子,內裏的裝飾以粉紅色為主,有一個擺放普通枱椅的大廳,另有一個房間及浴廁廚房,旁邊有一條木樓梯可上閣樓,兩個窗戶都拉上窗帘,外面雖是大白天屋內也要亮起照明燈來。丁先生囑咐烏鬼坐下等候並要他準備好五塊買笑錢,隨著又在龜婆的耳邊說了幾句便離開了。
 
烏鬼獨個兒坐在椅子上,雖然丁先生剛才已跟他講了一些細節,不過心裏仍是有點忐忑。屋子內充斥著祭神拜佛的檀香味……他仔細的往神壇看那…供奉的竟然是豬八戒,他肯定沒有看錯,就是《西遊記》拿著九齒釘耙的豬八戒!
 
↓示意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