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編號:七十四A 2022年7月13日增補

警告:本文含有「成人情節」,未成年及不喜歡的人士不要觀看

*本文所有圖片皆來自網絡

前幾篇講述喇麻與女信徒雙修的故事,之後意猶未盡又在此節錄了一則關於「轉世活佛」及一則關於「雙修採補」的故事:

1.《清涼老人》譯文

五臺山(位於中國山西省東北部忻州市五臺縣東北隅,漢傳佛教傳統認為是文殊菩薩的道場,有「金五臺」之稱,位居中國四大佛教名山之首) 有個僧人,號清涼老人,被鄂相國聘請講授禪理。雍正四年(1726年),清涼老人死了。同時西藏誕生了一個小孩,到了八歲還不會說話。

 

一天小孩剃髮的時候說話了:「我是清涼老人,趕快給我通知鄂相國。」

 

色老頭查「鄂相國」應是當朝官至保和殿大學士兼軍機大臣、太保的西林覺羅氏,滿洲鑲藍旗人鄂爾泰(1677年-1745年)。

 

鄂相國就召他來到京城。問他一些清涼老人前世的事情,沒有一點答錯的。指著府裡的僕人護衛,都能叫出名字,就好像早就認識。鄂相國故意試探他,拿出清涼老人生前的念珠送給他,那小孩拿著念珠磕頭說:「不敢接受,這是我前世獻給相國的。」鄂相國覺得很奇異,就命他去五臺山作方丈。

 

快要走到河間縣(位於河北省中南部) 時,他寫了個條子給河間人袁某,敘述離別的情誼。袁某呢,是清涼老人生前的朋友,大吃一驚,馬上騎了清涼老人以前送給他的黑馬來迎接這個小孩。小孩遠遠看見袁某來了,下車上前抱著袁某的腰說:「離別有八年了,還認得我嗎?」又撫摸著馬鬃笑著說:「你看起來氣色不錯啊!」馬激動地嘶叫個不停。那時候,道路兩旁有很多人圍觀,都深拜喊道:「活佛!」‎ 

 

這個小孩漸漸長大了,明目皓齒像個美女。一次經過琉璃廠時,看見畫店裡男女交合的春宮圖,他感覺很興奮,觀摩把玩了很久。

女上位- Wikiwand

他回五臺山的時候路過柏鄉,召了個妓女一同褻玩,回到五臺山後更是找遍山下淫婦和美貌少年來褻弄。

這樣過眼癮還不夠,更加過分的是挪用香火錢到蘇州請戲子來演色情戲。這樣的胡天胡地終於被人告發。告發的奏章還沒有送到朝廷,那“活彿”已經知道了,嘆道:「沒有半點建樹成就,就整天沉迷色欲的世界,錯了阿!」他說著便盤腿打坐死了,時年二十四歲。‎

 

我的朋友李竹溪與那小孩的前世清涼老人相識,曾去拜訪過那小孩。那時卻看見他化女人妝,穿紅肚兜,赤裸下身,讓一個男人搞他,他又去‎‎搞身下一個女人,這樣循環,參與亂搞的人無數。 李竹溪非常惱火,罵道:「活佛就是這個德性?」那小孩絲毫不在意地念偈語道:「男歡女愛,無‎‎遮無礙。一點生機,成此世界。俗士無知,大驚小怪。」

 

絕大部份譯文來源: 清凉老人 - 三界中事 - 人生佛教网 (shijian.org)

 

魚貫連環而淫者無數(示意圖)

 

原文

 

五臺山僧,號清涼老人,以禪理受知鄂相國。雍正四年,老人卒。西藏產一兒,八歲不言。一日剃髮,呼曰:「我清涼老人也,速為我通知鄂相國。」乃召小兒入。所應對,皆老人前世事,無舛。指侍者僕役,能呼其名,相識如舊。鄂公故欲試之,賜以老人念珠,小兒手握珠叩頭曰:「不敢,此僧奴前世所獻相國物也。」鄂公異之,命往五臺山坐方丈。

 

將至河間,書一紙與河間人袁某,道別緒甚款。袁,故老人所善,大驚,即騎老人所贈黑馬來迎。小兒中道望見,下車直前抱袁腰曰:「別八年矣,猶相識否?」又摩馬鬣笑曰:「汝亦無恙乎!」馬為悲嘶不止。是時,道旁觀者萬人,皆呼生佛,羅拜。

 

小兒漸長大,纖妍如美女。過琉璃廠,見畫店鬻男女交媾狀者,大喜,諦玩不已。歸過柏鄉,召妓與狎。到五台山,遍召山下淫嫗與少年貌美陰巨者終日淫媟,親臨觀之,猶以為不足;更取香火錢往蘇州聘伶人歌舞,被人劾奏。疏章未上,老人已知,嘆曰:「無曲躬樹而生色界天,誤矣!」即端坐趺跏而逝,年二十四。

 

吾友李竹溪與其前世有舊,往訪之。見老人方作女子妝,紅肚襪,裸下體,使一男子淫己,而己又淫一女,其旁魚貫連環而淫者無數。李大怒,罵曰:「活佛當如是乎!」老人夷然應聲作偈曰:「男懽女愛,無遮無礙。一點生機,成此世界。俗士無知,大驚小怪。」

 

原文:清袁枚《子不語》之清涼老人

 

***     ***     ***     ***     ***

 

雖然同是以性交為修練之本,但“採補術”不同“男女雙修法”。

 

採補(又名採戰),據云施術者可通過「性交」而達至延年益壽、強身健體之養生術!若男女性交時,男的若施以「採陰補陽」之術會不利於女子,反之女的施以「採陽補陰」術則不利於男士。如果男女雙方都能從性交中而得益者,則可稱為「雙修」。

 

清·袁枚《子不語》就有一則關於“採補”而失去性命的奇異故事:

 

2.《採戰之報》譯文

 

話說那京師之中有名為楊某的人士,家境殷實,平素無甚愛好,卻專喜好鑽研那床榻之上的採戰之術。他習得大成之後,便能夠將鉛條插入陽具尿道之內,插進去之後鉛條能隨着他的呼吸在裡面進出 楊某洋洋自得的美其名曰為“運劍”之法。‎‎而其更是能夠在呼吸鼓氣之間,將胯下之物在女性的陰戶之中碰撞而發出鋥然的聲響來;其更能夠在賣弄威風之下,‎‎用胯下的陽具汲取那酒壇之中的燒酒,乃至於半斤之多。故而在其這般的外法邪術之下,他的妻妾及其平日中所留戀的那些青樓女子,都深受其「採戰術法」之荼毒戕害。

 

↓陽具“運劍”示意圖

 

某一日,楊某忽而幡然醒悟,自覺採戰之道並不是那金丹正途,乃是旁門左道的末流短命術法而已,他於是開始廣尋那懂得「金丹大道」的丹道良師來。 而彼時坊間有流傳在阜陽城外,在元朝時為丘處機、邱真人所建造的白雲觀之中,每逢正月的十九日之時,則必定會有「陸地真仙」之流下凡,而彼時更是燒香拜仙以祈求平安者所蜂擁而至之地。

於是如此這般,楊某便信以為真的於正月的十九日趕到那遠近聞名的白雲觀之中,但他在白雲觀中逡巡許久之後,陸地真仙的蹤跡仍是全無著落,不過卻是在人群中窺見了一位貌美不可方物的妙齡比丘尼,她正攜著一眾追隨者燒香拜仙。

楊某定睛而視,但見那美貌女尼的飄飄衣擺竟能夠逆風而動,或是風怎吹也不能讓其擺動分毫,楊某便是篤定這必定就是陸地真仙之於人間的化形了,於是便上前推金山,倒玉柱的跪拜而求其能夠傳其金丹大道的不二法門,那女尼見此,便曰:「你莫不是那習得『採戰之術』的楊某人嗎?」

‎楊某答曰‎:「正是在下」。

女尼曰:「我家道術,也並非是尋常的凡夫俗子所能夠習得的,也需要擇人而授,就如你這般的凡夫俗子,自然是無福消受的。」‎

‎楊某聞言大驚,只得一再的跪拜哀求不已,希冀真仙能夠為其指點迷津,那美貌女尼但見楊某哀求如斯,便將楊某引至那無人的偏僻之處,從懷中拿出了兩粒殷紅如血的紅丸來,並謂之曰‎:「二月望日(月亮圓的那一天) 時分,汝至於某處等候於我,現先將此二丹藥贈於汝,汝也先行吞服一粒,待得那二月你我會面之時,再吞服一粒,屆時便可以傳授汝金丹大道矣」 。‎

‎楊某聞言大喜,於是便迫不及待的歸家之後先行吞服了一粒,但覺那殷紅如血的丸藥入腹即化,頓時毛孔之中便有著千絲萬縷的熱氣升騰開來,彷彿燒沸的開水臨身一般,而再也感受不到絲毫外界的寒氣了。他在口乾舌燥之下,心中那般淫邪的欲念,更是猶如彩雲升騰般的無法遏制乃至於百倍於平日。他如狼似虎的求歡模樣,更是讓平日飽受其採戰之術所荼毒的一眾妻妾與青樓中的風塵女子唯恐避之不及。楊某萬般無奈之下,也只有整日苦挨,別無他法。

望眼欲穿之下,辛苦的挨到了二月與那美尼所約定的時分,楊某便再吞服了一粒丹藥才去與女尼所約定好的地點見面,他來到約定之地後發現那女尼早已在此等候多時了,待得楊某來到後,便巧笑嫣然的寬衣解帶曰‎:「那《列女傳 女丸》中所云『盜道無私,有翅不飛』,你可知那先人所語是何意嗎?想要習得那金丹大道,則需先與我陰陽調和的交媾一番。

楊某早就見那女尼容貌嬌媚出眾,已有覬覦之心,更加之其在數月之內服用了兩顆丹藥,欲念更是遠勝往昔之百倍有餘,於是當下便聞言大喜,當即便與那女尼在靜室之內,顛鸞倒鳳的共赴巫山雲雨了。

而其更是自恃早有習得那採戰之術,想必更是能夠在二者相交之時,採得那女尼的女性真陰,以強自身,只是不想方才聳身而上,須臾之內,便一反常態的一泄而注不能止了, 於是那大開精關,洩了畜養多年陽精的楊某,當即便委頓在地,再也不起了,而那女尼此時卻神采奕奕的呵斥楊某曰‎:「傳道傳道,惡報惡報,君素習採戰之術,壞了不少女兒的身子,今日便是你惡有惡報之時了」‎遂大笑而去。

‎楊某委頓在地,乃至於五更時分,方才清醒過來,此時才發覺自己身臥於一所破敗的居所之內,更是耳聞村外那清晨時分販賣豆漿豆汁等物的小販,於是便匍匐掙扎著出門而告知這番事的前因後果,小販便找人將那再也無法起身的楊某抬回了楊某的居所處,只是如此這般之下,不出三日,楊某便一命嗚呼了。

絕大部份譯文來自:每日一则《子不语》,其七,采战之报。 - 知乎 (zhihu.com)

  原文  

京師人楊某,習採戰之術,能以鉛條入陰竅而呼吸進退之,號曰「運劍」,一鼓氣,則鉛條觸壁,鏗然有聲;或吸燒酒至半斤。妓妾受其毒淫者眾矣。

 

忽自悔非長生之道,乃廣求丹灶良師。相傳阜城門外白雲觀,元時為邱真人所建,每年正月十九日,必有真仙下降,燒香者畢集。楊往伺焉,見一美尼偕眾燒香,衣褶能逆風而行,風吹不動,意必仙也,向前跪求。尼曰:「汝非楊某學道者乎?」曰:「然。」曰:「我道須擇人而傳,不能傳汝俗子。」楊愈驚,再拜不已。尼引至無人之所,與丹粒二丸,曰:「二月望日,候我于某所。此二丹與汝,可先吞一丸,臨期再吞一丸,便可傳道。」楊如其言,歸吞一粒,覺毛孔中作熱,不復知寒,而淫慾之念,百倍平時,愈益求偶。坊妓避之,無敢與交者。

 

至期,吞丹而往,尼果先在一靜室,弛其下衣曰:「盜道無私,有翅不飛。汝亦知古人語乎?求傳道者,先與我交。」楊大喜,且自恃採取之術,聳身而上。須臾,精潰不止,委頓於地。尼喝曰:「傳道傳道,惡報惡報。」大笑而去。五更甦醒,乃身臥破屋內,聞門外有買漿者,匍匐告以故。舁至家中,三日死矣。 

 

原文來自:《子不語》採戰之報

 

↓男女採戰、雙修示意圖  

couple-thanks-to-Soul-Sex | Pulse of Now

Shiva-Shakti | Arte antico, Spiritualità, Arte

 

VAJRASATTVA YAB-YUM. Nepal, 17. Jh. H 13,5 cm.  

*本文所 有圖片皆來自網絡

 

2022年7月13日增補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c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