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編號:七十三 初稿:2020年11月15日

 

警告:本文含有「成人情節」,未成年及不喜歡的人士不要觀看

 

*本文所有圖片皆來自網絡

 

前言

 

話說昨天四名篤信密教的富婆在首都機場迎來了一位風度翩翩的西藏大喇嘛。喇嘛身材結實魁梧,四肢粗壯、皮膚深棕色,是典型的高原壯漢,難得是講得一口流利的京片子。他更是有別於一般活佛的莊嚴古肅,對著大款善信都是和譪可親地哥前姐後的稱呼,逗得京城裏的富貴人家甚為愉悅歡喜。其中一位富婆馬萍萍爭著將他安置在自己豪華住宅內供奉以求多結佛緣、早沾佛氣。

 

美麗的安露

 

上一篇講到四位富婆中,黃草莓手氣好拈到頭籤得以首名跟喇嘛合體雙修,弄了半朝,功德圓滿之後便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回家去了……

 

當日午飯過後,女主人馬萍萍忙於家務,喇嘛回到客房,整頓了衛浴間及牀鋪坐墊,又在檀香爐內添加了女兒香末,然後爬上牀來小睡,他要養足精神應付下午艱辛的作業。

 

剛瞌了一會手機便傳來萍萍的訊息:「師父請來吃茶點嘍……」

 

喇嘛走出廳來見已有男有女的坐了幾人頗為熱閙,原來萍萍和草莓的丈夫推了下午的應酬,他們要來親手包餃子招待貴客以求多結佛緣。

 

上午修完法的黃草莓與抽得二籤的安露也掉下家務一早到來親近喇嘛,只有抽到尾籤的楊姐推說事忙要稍後才到。

 

大伙兒一邊喫茶一邊聊天,言談間喇嘛知道萍萍和楊姐的丈夫都在政府的“油水”部門當官,財來自有方家業豐厚。不過草莓和安露的夫婿亦不遑多讓,兩位先生也是能幹的成功商人。由於陪伴丈夫應酬四位夫人認識了並成為密友。

 

中國古代四大美女是誰評選出來的,標準是什麼,陳圓圓理應也入選- 每日頭條

 

屋主夫人馬萍萍今年四十六歲,獨生子在美國留學;黃草莓小她兩歲,一子一女正讀高中;最年輕的安露也有四十二歲了,獨生女兒已上高中;楊姐年紀最大接近五十,唯一的女兒也去了美國留學,據說她的寶貝女兒畢業後會留在當地嫁人落地生根。

 

四個生活無憂長相標緻的富婆原來都是篤信密教,因志趣投合,每天理完家中事務,閒來無事相約牌局東家長西家短,或逛街、或拜佛,後來得到京城喇嘛廟的佛友介紹認識到可以令她們提升靈性,既可養生又得享極樂的雙修法門(講白了就是性交、是男女交媾的活動),難得是她們的老伴也是虔誠的佛友信徒,他們都十分尊敬和崇拜活佛大喇嘛。

 

四位夫人除了一起參禪禮佛外 ,還由最早入道,年紀最長的楊姐負責邀請喇嘛活佛來京講課,更安排密友信徒與大喇嘛進行合體雙修共結佛緣

 

楊姐早有豐富的雙修經驗,而馬萍萍、黃草莓及安露這趟只是第二次,雖然事前早已誠心清潔沐浴,也做好心理準備,但當想到要與那位年青彪壯的喇嘛活佛來肉帛相見,體液交流的赤裸雙修,貴婦們的心裏亦難免有些緊張起來。

 

據了解,合資格的上師都懂得三十至六十多種“和合大定”(男女雙修)的動作 (性交姿勢 Sex Position), 至於為啥要用這麼多「性技」來交合就一言難盡…用最簡單的話來說:據云女體內的蓮花(陰戶)裏面有一個非常隱蔽而位置飄忽無定的脈輪叫「海螺脈」,上師與女信徒進行合體雙修時,金剛杵(陽具)如果能觸及(刺激)此海螺脈(後來有人說就是G點)便2脈相通、一脈相連仿若「天人合一」倍增淫興大樂,因此就要運用各種性交姿勢去探求了。


瞎話說完了就要回歸正題,只見那個下午眾人吃過茶點後圍著喇嘛聊了一會,女主人看時間不早便催促著說:「好啦,咱們要抓緊時間嘛,師父今晚還要趕夜航返回西藏呢!」又對拈得二籤的安露說:「快跟師父進去修吧,俺們幾個來包餃子今晚吃唄!」

 

說完便推了安露一把,喇嘛已經伸手來拉,安露紅著臉也伸手過去,兩人就牽了手進入客房並將房門關好。

 

這個有三十平方米的房間,內裏設有一個寬敞的衛浴間。房的中央擺放了一張方正的大睡牀,牀上鋪上蒲團坐墊。除了一般的傢俬枱椅外,牆上還掛了幾幅歡喜佛抱著佛母雙修的撩人畫像,供桌上的香爐氤氲繚繞,室內充滿著撲鼻檀木的幽香。

 

↓男女雙修圖

助力622中國兒童慈善日,賀青洽會碩果,唐卡傾情義賣! - 雪花新闻

 

安露今天穿了一件淺藍暗花的束腰襯衣,下身是素白棉質的貼身西褲,打扮得簡潔端莊。入了房來可能是緊張吧,她只是眼睜睜的看著喇嘛在牀邊褪了袈裟赤條條的站在身旁,胯下粗壯的陽物早已劍拔弩張勃了起來!

 

喇嘛見她似是猶豫什麼便說:「安姐幹啥不脫衣服,怕生?這是第一次嘛。」

 

安露定過神來便說:「不是第一次喔!去年已跟一位藏區來的師父修過啦!」說著便開始寬衣解扣。

 

喇嘛見她的手腳不甚麻俐,便來幫她脫下襯衣,又轉到背後來解她的文胸扣。安露將黑色的胸罩褪下來時,他的大手已伸張過來拉下西褲的鍊子,又將她的外褲底褲一並拉了下來。

 

 

安露放好衣服後轉過身來,這回倒是喇嘛眼睛定住了,他見高挑豐滿的安露竟是一身羊脂白玉,肌膚柔滑兼白裏透紅。瓜子的臉兒嵌上一張略大而性感的嘴巴,濃淡適中的娥眉下搭配了一雙捲長睫毛的大眼晴,頭上挽了一個烏黑亮麗的髮髻。細看她高挺的鼻樑上有好幾點淺褐色的雀斑,令她更添上了幾分艷魅。再看她胸前垂著兩隻大奶房,奶頭猶如兩顆紫紅色的小櫻桃;微微凸出的小腹下佈滿一片濃如茂林的毛髮,毛髮的覆蓋下是脹卜卜的陰戶;一雙修長的玉腿、一個豐滿的肥臀,喇嘛心裏暗讚一聲真是難得一遇的美人啊…這刻他的雞巴扯得更高繃得更堅實了。

 

為了紓緩安露的緊張,經驗豐富的喇嘛把她擁到牀上,摟著她先親起嘴來,圓鼓鼓的龜頭堵在她小腹下的毛林裏輕輕磨蹭來挑逗,手捏著她的乳頭啜了幾啖後便說:「安姐妳很高啊!妳比我還高了幾分呢!」

 

安露答說:「我178,您跟我老公差不多175是嘛?我一直不敢穿高跟鞋喔!」

 

安露與喇嘛有了身體接觸後,已不再緊張還與他親切的談起話來。

 

「馬姐和黃姐最標準,170、172吧,楊姐也有175,但是她瘦看起來很高,我嘛大胖豬一頭唄!」

 

喇嘛隨著說:「安姐是豐滿嘛,我喜歡豐滿的,妳看我的肚子也胖胖的!」喇嘛又伸來手指輕輕挑撥她腹下啡啡黃黃又濃又緊密的毛叢說:「看妳樣子不是純漢人嘛!」

 

 Hairy Sex Clips, Hairy Sex Movie XXX, Hairy Videos XXNX | Sex Clips & Clip  Sex

安露説:「聽老爸講咱們先祖是來自古安息國的,早已和漢人混了很多代,但有些特徵仍改不了啦。」話匣子打開兩人便多了說話。

 

安露一邊撫摸喇嘛鬈粗的陰毛一邊說:「我奶奶和爸爸那地方都一片濃密啡黃的,奇怪是我老媽的卻只有幾根幼小烏黑的毫毛,我去澡堂怕被人見笑說是番人來呢!」

 

喇嘛聽了,俯下身來親她的毛堆子說:「有甚麼好笑,他們不識寶貝,這叫性感嘛,要體質好才有的!」

 

安露笑了便擼弄著喇嘛的雞巴說:「我孩子爸的話兒 不像您粗粗毛毛,他的管子幼長,毛是稀稀疏落的。」

 

「第一次幹那回事時,他見了我的下身就嚇一跳,還好我女兒的像她的爸!」

 

喇嘛撩撥著她的小便處時忽而若有所思的說:「妳不是說去年與那個師父嗎,他的法門修得如何,妳們又怎樣來呢?」

 

安露說:我還記得春夏之間來了兩位五十來歲的老師父,我們四個姐兒分了兩組,楊姐和我一起,馬萍萍和黃草莓湊在一組。我們在楊姐家中行法,另一組到草莓姐家裏去。」

 

「我尊楊姐年長,又是她找來的師父,所以讓她上午先與師父來修,下午才到我來。」

 

這個時候,撫弄安露小便處的手已沾了濕潤的淫水,原本和她躺在牀上說話的喇嘛為了不耽誤合體雙交所帶來的色趣,於是他便一邊聽安露說話,一邊把她側過身來面對面,又將她的一條修長的玉腿提起,將龜頭挺進陰門就此側著來跟她交媾。安露有點不慣只好把那條腿擱在他的腰股上,兩個很自然地嘴對嘴便親了起來。上下交接了一會,安露已口吐丁香舌,呼吸微喘,淫液隨喇嘛的抽送滿溢而出,喇嘛似是有意玩弄又去揉她的奶子說:「安姐妳慢慢來要不厭其詳細緻地講,這種結佛緣的好事,師父蠻有興趣聽呢?」

 

安露此時被粗大肥厚的雞巴塞著下體、乳房又被他搬弄著,兩處都有點兒麻癢難受,但師父要聽故事她只好喘著氣息說:「那是初夏...京城的天氣尚且怡人…我緊張兮兮的老公怕我第一次…他不放心…要陪著我…來…進了房間見師父已脫了僧袍…光著身…在牀上…打坐...

 

喇嘛見她期期艾艾意態可愛就聳了聳屁股,把雞巴狠狠的深插屄內,碩大的龜頭頂在子宮口挑弄得安露央求說:「噯唷~師父放輕點喔…太激烈我答不上話來喲!」

 

喇嘛便停下了活動將她抱緊來撫慰說:「妳莫怪師父喔,這也是雙修法門來的嘛!妳要無視打擾、摒除雜念。在結緣時心無罣礙萬念清空,只觀想佛父佛母行淫的大樂,神識不受外來影響才能和合大定(性交然後入定),達至雙修的最高境界,才會即身成佛啊!」

 

聰明的安露領悟了喇嘛的教導後,一顆躁動的心果然平靜了下來。

 

少年喇嘛的考驗

 

豈料喇嘛說起了這些雙修的法門時又觸起他如煙的往事:「回想起少年時,感恩老上師從一班小喇嘛中只揀選我來跟他學習雙修的法門,平日除了經卷上的知識外,還要觀察老上師與女信徒進行男女雙修大法。」

 

「在我成為大喇嘛之前,曾被安排跟那傴僂老婦、面目猙獰及容貌醜陋的女子一起雙修 ,我要觀想她是佛母明妃摟之交媾,愛之撫之親之,還要品嘗她們的陰液糞尿,要無畏無懼與之同修大樂,才算通過初步的考驗!」

 

推薦相關的文章: 藏密真相-談西藏密宗上師選擇明妃(智慧女)的條件

 

↓男女雙修圖

 

密教注重秘密傳承,男女雙修法門更只能夠在師徒之間閉門傳授,對外“只可做不可說”充滿奇詭神秘。

 

安露想不到這位剛與她結緣的大喇嘛竟然向她說出令人不可思議的經歷,她感到又新奇又有趣,所以緊擁著他只想聽他講下去。

 

喇嘛見安露感到興趣便得意地說:「接著下來是最後的考驗了…老上師把最寵愛的妻子(明妃)親手交了給我,在長達八個時辰(1個時辰等於2小時)之內要跟師母共處一個小密室裏率“性”而為」

 

可能是與安露特別投緣吧,喇嘛因此便一邊與她合體,交股而臥,一邊滔滔不絕地說了下去:

 

「老上師訓示唯有率性隨意才可以擺脫世俗的羈絆,再無分貴賤尊卑、不分老少長幼、亦不顧禮義廉恥、不理會三綱五常才能達至靈慾合一超生脫死。他要我跟師母同參喜歡佛,與她共進雙修大樂的妙境,其間我必須堅持忍精不洩,如過得此考驗才可以離開師門獨當一面與信徒行使雙修大法。」

 

師母己年過五十比我老媽還大一輪(12年),她是老上師的正室原配。師母體形肥胖壯碩,在大宮廟裏她不用操持勞苦的工作,只須侍奉老上師和照料孩子,所以外貌不似一般的藏婦面色黑黃皮膚粗糙。雖然師母平日一臉莊嚴肅穆,但待我如親兒子般好,今次由她來考核我,真令我感到十分意外。」

7 Signs of Healthy Breasts 

「師母生育過五個孩子了,她的大兒子是我師兄,比我還年長好幾歲,不過當她脫去衣服便大喇喇地露出難得一見的大乳房,還有豐滿的腰肢和圓圓的大屁股。在她烏黑的陰毛下是兩片肥厚的陰唇,那時的師母看起來特別性感迷人。」

 

「當年我的身材很瘦小,下體的毛髮不多,但是雞巴已長得夠粗大了,雖然面對一臉嚴肅的師母心理上有些怯怯的,但是我的雞巴已經不由自主地硬挺起來!」

 

「我要觀想師母是千嬌百媚的下凡仙女,依照規定在這十多小時內我們不能飲食、不得離開密室,一切行動必須遵從師母主導!」

 

「開始時我要盤腿而坐,師母便將陰戶套在雞巴上,兩手攀著我的脖子雙腿纏繞我的身體來考驗我的氣力。我感到她的穴內暖烘烘的,我把面貼著她紅潤胖呼呼的臉頰,嗅著她成熟女人的氣息。師母要我一邊交合一邊和她親嘴,她還要我玩弄她的大乳房,含吮她的大乳頭教我觀想像嬰兒吸啜她流出來的甘美露水。」

Boob Positivity: What Women Really Think. 

「我觀想歡喜佛與佛母合體雙修的千姿百態,我抱著師母的裸體也轉換了不少姿勢,我一直將堅挺的金剛杵插到她的蓮花深處…… 」

 

「師母忽而會跨到我身上來套我的金剛杵,忽然又聳起屁股要我從後來肏她的蓮花穴,還要我來幫她舐屄舔屁眼,真想不到五個孩子的老姆仍有頑皮的性子。」

 

有一次師母翹起屁股來時竟呠呠呠的放了幾個響屁,這不會是考驗吧?我開玩笑地捧著她的大屁股來拍打了幾下,她的臉兒竟然潮紅燙熱了一陣子,原來師母也會害羞的喔!」

  

「雖然是生育多了,但是她陰肌仍是保持得那麼好,一直把我的雞巴套得緊緊的,陰戶流出了不少陰水,她要我品嘗一下它的味道,我知道這是她對我的考驗!」

 

「我也知道師母除了跟隨師父外,亦有跟其他師叔伯及師兄參禪雙修,所以經驗非常豐富。」

Pin by Trish Causey on Divine | Buddhist art, Buddhism art, Buddhist

「有幾次我實在忍不住要洩精了,她又教我怎樣鎖住精門定住心神,又教曉我很多修法的竅門,令我最終可以搞定過關,取得行雙修大法的認可資格,我好感恩師母,可惜她已登上了極樂世界,我很懷念她呢!」

 

感情豐富的大喇嘛說完嘆了一聲,眼睛竟然紅了一片。

 

安露見了柔聲說:「祖師母在天上得知您已成為蜚聲國際的大德上師,也會深感安慰啊!」

 

他又長嘆了一聲:「唉~那是多難忘的回憶啊!」

 

只是靜默了一會,喇嘛又似乎想起甚麼事來……

 

「不過,話說開了頭我還想補充一些有趣的故事…我們身處的密室只放了一張小睡牀,牀上鋪了軟墊和毯子,我們脫下來的衣服都要掉在牀的角落去,不過頭上的燈光倒是照得室內光亮仿如白晝。」

 

「我和師母需要沒吃沒喝的留在室內十六個小時,因此進入密室之前要填飽肚子還要多喝點水以維持體力。」

 

「跟師母一起也不覺得時間難過亦不感到倦怠,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肚子餓了忍一下便過去,口裏乾渴就跟師母親親嘴把她的唾液作為甘露,聊勝於無吧!」

 

「再待得久了,我可以忍住不洩精,但膀胱的積尿就漲得不舒服了……」

 

「師母和我的處境一樣,不過她的年紀大還有生育過,身體機能不及我的好,我發現師母的陰液流得特別多,除了弄得我倆的陰毛濕漉漉外,她屁股下的牀墊也濕濡了一片,我還嗅出一股尿臊味來,我懷疑是師母的遺尿但她並不作聲,我也詐作不知不覺…這又是對我的一種考驗吧!」

 

「時間又過去了,沒有師母的忍耐能力,憋著尿令我不能專注雙修的事。師母的蓮花雖然緊密的套住我的金剛杵,但我知道如果再不撒尿就不能再修下去,無論我怎樣去觀想師母的身體,我仍是感覺雞巴已無力堅挺!」

 

「我不甘功虧一簣,但也知規矩,不過我還是要告訴師母…我要出去…撒尿!」

 

「豈料師母聽了便笑說:『儍孩子早好說嘛,我就是要看你的能耐,師母也是憋得辛苦還漏了一點出來呢,你還沒有察覺到嗎?我們不能出去撒的, 還是照老規矩辦吧。』有甚麼老規矩我真的不知道。」

 

「師母要我站起身來,她跪著含著我的雞巴頭要我將尿液慢慢地排放出來,她就像含奶嘴喝水一樣咽了下去。這泡尿撒得又多又久,撒完尿後渾身舒泰雞巴硬挺起來。

到師母撒尿我來接了,用口接女生的尿尿真不容易啊!」

 

「師母站起來我跪著,她要叉開腿來用手指分開兩邊瓣子,我手抓著她的兩團股肉張口貼到她的小便出口處去。初時師母的尿來得急一下子射到我的臉上去,後來就穏定了,她的尿緩緩的出來我可以一滴不漏的接下去。雖然有嗅到師母的毛屄有一陣的腥臊味,但她和暖的尿液並不難喝,還似有點甘甜的清香味,挺解渴的!」

 

「喝完師母的尿後,我頑皮的凑著嘴巴吐出舌頭來把她的撒尿處舔了一會才放手,逗得她歡欣喜悅身子酥得軟答答的。師母再也不顧甚麼輩份了,她要我躺下跨在我身上將穴口壓到我的面前要我幫她來舔,也要我舔她的屁股和屁眼,她更蹲在我的臉上放臭屁,還好沒有拉出屎來,這又是她對我的考驗,我必須若無其事的忍著繼續和她行淫取樂。」

 69- Beautiful Pose Poster by Mohammed Shabbir - Fine Art America

「在這十六小時裏我們沒有吃過東西,也沒有飲過水。我只尿過兩次,但師母卻尿了五次,當然我喝了五趟尿。我幫師母舔了幾次下陰,吃了不少她的陰水,我把師母狠狠的操了千百次。我忍受她含弄我的雞巴、又忍著她對我千般的挑逗,我聽著她的淫聲蕩語,我始終忍住精門交而不洩、一滴不漏。」

 

「師母年紀大體力不如我,玩得倦了她把我抱在懷裏倒頭便睡,這樣也好可以讓我的雞巴休息一會。精力充沛的我睡不著也沒閒著,我欣賞師母可愛的睡姿,撫遍她豐腴的身體,眼睛朦朧便擁著她睡了過去……」

  

「八個時辰很容易過去了,老上師重啓密室的門,在他的見証下我又抱著師母將她兩腿扒開,用堅實的金剛杵狠狠的搗她美妙的蓮花秘道,在她喘息聲中將一股濃濃白菩提漿液灌入她的蓮花宮內。」

 

最後,喇嘛一臉自豪的說:「我前後要經歷過不少艱辛的考驗和流了不少的汗水,才能夠獲得成為上師的認証,師父之名真是得來不易啊!」

 

推薦相關的文章: 【 藏傳佛教的真相之 喇嘛教吃屎喝尿是有傳統的 】

 

安露聽得瞠目結舌,心裏對喇嘛更加信任和敬佩。

 

喇嘛說了自己修練的經歷後,便要懷中的美女繼續講述初次靈修的體驗。他想了解其他同修道友的狀況,心裏頭也會暗自比拼較勁。雖然他的雞巴仍緊緊的插在安露的屄道內,但他並不急著在她的體內躁動,他平靜了下來聆聽著。

 

這畢竟是安露第一次跟丈夫以外的男子行淫交媾,所以留下了特別深刻的印象,她仍然清楚記得當時的每一個細節……

 

於是安露便繼續說下去:「那位老師父沒有您那樣和藹,很古肅的,普通話說得不靈光所以並不多說話,因為這是我的第一次,心裏十分緊張。」

 

「他身粗體壯但個子矮小,大概1米6吧,人長得黑實,短小粗壯的雞巴,噢~是金鋼杵才對……」

 

喇嘛撫摸著她的玉背樂呵呵地說:「無妨、無妨,直說直話才顯得妳真心純淨,師父就是喜歡不拘小節的…他的雞巴怎樣?」

 

安露聽了便繼續說:「老師父的雞巴雖然很粗壯,龜頭圓鼓,但毛髮稀疏只有幾根灰灰黑黑的屌毛。」

 

我依他指示脫了衣服便往他懷裏坐去,感覺雞巴頭進入了體內便抱著他,他教我用兩腿盤纏在他的腰上便開始喃喃的唸咒語修起法來。」

 

坦白說我喜歡和合時親嘴的,但因為他比我矮得多,所以我倆互相抱著都沒有接過嘴來。」

 

安露親了一親喇嘛豐潤的嘴巴,他也捧起她的臉來嘴對觜的啜了一會,然後安露便繼續憶述說:「老師父只是一直吮著我的兩個乳頭,要我聳動屁股,不久我感覺下身似被雞巴弄到酥酥癢癢的,大約只過了三數分鐘吧,恐怕他是被我這個大胖娃壓累了…」

 

「老師父放我在牀上讓我趴伏著,他拉了一個厚墊子枕在我的小腹下,再跪了下來掰開我的腿從後來和合。」

 

↓示意圖,圖片中人與本故事無關

 

「只是修了一會便要我躺到床上去,他又再跪了下來將我的腿扛到肩上,難得他不嫌屄毛濃密又有點胡人騷味兒便 埋下頭來,先嗅嗦了一遍,然後再用手指撥弄好濃毛才將雞巴插入屄內。如此又弄了一會,他見我還沒有甚麼狀況 便抽起雞巴用圓鼓龜頭來磨蹭我的小便處和陰蒂子,同時又來搓我的奶子和吸啜乳頭。」

「有十分鐘吧,老師父見我仍是溫溫呑吞的,下面的菩提液又來不多,他便將雞巴弄了回去再緊抱著我又急速的操作幾十來回,直到雞巴顫跳抖動了一陣兒便停止下來,我緊緊摟著他,兩腿夾著他的屁股怕他的精丟失了,我想沾多點佛氣喔!」

 

「老師父只好耽擱了一會才抽出雞巴來,此時他也肯跟我來親嘴讓我沾了一些佛爺的津液。」

 

安露嘆了一聲說:「之後我偷偷的檢視過他灌給我的精液,只有稀粥似的幾滴兒,但也怪不得他,師父年紀大嘛,他上午才灌過楊姐,我是吃她的剩菜喔!」

 

「師父與我相擁稍息後便教我瑜伽趺坐,要我緊鎖陰門閉氣提肛以固守他灌入我蓮花宮內的白菩提。」

「之後他又從後抱著我指導我輕緩吐納調息理氣,待定下了心神後我倆才一起走入衛生間去清潔,豈料我蹲尿時那幾滴稀粥也隨著尿水拉到馬桶去了。」 

 

「當我幫老師父搓澡時,他也來摸我的奶子摳我的陰穴來逗弄我,讓我又生起了一絲的感覺...

↓示意圖,圖片中人與本故事無關

 

雖然有老公在外面等著,但我見時間蠻多便想跟老師父再來修一次,於是我抱住他矮小的身子來接吻,又幫他擼雞巴,也不怕腥來幫他含了一會,不過他真的是年紀太老了,軟雞巴縮如拇指般細小振作不起來啊!」

 

「那次的初體驗嘛~一來二去約修了三十多分鐘,感覺~只是一般吧!」

 

安露最後說:「不過自從與老師合了體沾了佛氣之後,果然發生了一件令我全家驚喜的事,特別是我老公……」

 

說到這裏,喇嘛聽得十分興奮忽地將雞巴使力往穴裏挺去,安露似中了要害:「噯唷~」

 

喇嘛更是得意的說:「慢著,安姐妳別說,讓我來猜猜你們有甚麼好驚喜的事。」

 

安露探了一下自己的下體嬌聲地說:「師父也慢來,請將您的肉杵褪出點兒,裏邊有些毛兒拉扯著…有點痛…唉~這惱人的賊毛就是不方便喔!」 喇嘛聽了連忙將雞巴拔了出來,安露便把黏住屄口的毛髮撥弄了一會讓私密的陰穴更加暴露、更是誘人……

 

喇嘛見了張手來翻開安露兩片粉紅色的陰唇,並用指頭輕輕地搓弄那顆柔嫰的肉豆子,又摳探那濕潤的秘道,一會兒,見她已媚眼含嬌氣息呼呼,就扛起她的兩條玉腿將厚實的龜頭再插入穴內緩緩的拖拉著說:「可以了嗎?佛爺粗心了,佛爺好疼妳啊!」

 

安露也不管眼前的是真師父還是假佛爺,聽得有人疼她便心生歡喜,又來把他抱個結實親起嘴來。

 

喇嘛感受到她的陰肉微微地抽動了,探手一摸竟沾了一把淫液,便使了渾身的勁力將她抽插了百來轉,這一來舒解了自身的嚵慾,二來可讓身下的美女達至高潮的滿足…以喇嘛馭女無數的經驗來看,他已耗費了那麼多勁兒,安露此刻應該會口吐淫語興奮大樂,但見她只是蹙眉不語,於是問說:「安姐有不舒服嗎?」

 

安露忙說:「不是,可能剛喝多了茶水,肚子有點兒…不好意思啊!」

 

喇嘛雖有點失樂但只好說:「無妨、無妨,先休息一會,來吧、我也想去方便!」喇嘛便跟她起了床來,也沒有披衣,亦沒有搭帶,兩人就一絲不掛的手牽著手走進衛生間去。

Sexy Woman Showering - Pornhub.com

 

安露謙讓說:「你們男生快得多,請先。」 喇嘛笑說:「Lady First,師父想看您撒尿!」

 

安露不禁面紅起來,雖然她已被喇嘛摸遍了,私密處也被他的手摳挖過、也被他的大雞巴弄過了, 但對喇嘛的率性仍是有點尷尬。

 

喇嘛又催促說:「來嘛,時間不留人了!」安露才羞赧地坐在馬桶嘶嘶~~~的撒起尿來。

 

安露見喇嘛定睛的看著她,胯下之物有如公雞昂首的挺著,碩大的陰囊纍纍垂垂,便掀起嘴角嫣然而笑,喇嘛忍不住說:「好美啊!」

 

他並沒有說謊,安露她秀髮如雲、五官端正輪廓分明,修長的玉腿、白裏透紅的肌膚、大奶子大屁股、只是腰圍粗了一點,小腹有點贅肉,她是一個楊貴妃型的美熟女!

 

安露尿後正要踏入澡間,忽被喇嘛拉著摟將起來。她挣著說:「師父您不尿嗎?我尿得那把賊毛和屁股都髒死了,讓我洗一洗唄。」

 

喇嘛說:「佛爺把尿都收回去了,我抱妳出去,甭去洗甚麼屁毛啦,免得又要大費周張章嘍,何況妳一點也不髒,還很香呢!」說著便將安露抱出衛生間上了牀來,他趴到她的身上捧著兩個大乳房,將兩顆乳頭啜個沒完沒了,又嗅索她腋底下濃密的腋毛,癢得她咯咯的笑張起來。

 Why Do We Have Armpit Hair?

喇嘛又調皮地搓捻起她的腋毛來問說:「現在時髦剃掉屄毛和胳肋毛的,為何妳不剃呢,剃掉了不是又方便又好看嘛?」

 

安露說:「我也有想過,但後來有個相士真的很神,他面相就看出我的下陰多毛,他說這是旺夫的,叮囑千萬不要除去,果然我老公的生意也愈做愈紅火…而且本地人又不介意女人露胳肋毛所以我亦由它了。」

 

喇嘛聽了又來搔她的腋窩,她邊笑邊說:「師父不是說要猜我去年沾過老師父的佛氣後有甚麼喜事嗎?」喇嘛拍了一記秃頭說:「呀~我忘記了……」

 

大喇嘛的特異功能?

 

喇嘛從安露的身上翻下來,再往她的身上打量,又把她從頭到腳的嗅了一遍,才撫摸著她的小腹說:「唔~我猜妳一定是…有了身孕,對嗎?」

 

安露很驚訝的說:「哎唷,真神呀,我懷了三個多月,我是高齡產婦啦,但俺們家就想要多一個孩子!因為國家一孩政策,超生要罰錢的,我家雖不缺錢但也要保持低調喔。」

 

「前天才告知家裏的人,他們都完全看不出來,我自己也沒有甚感覺,師父是怎樣知道的?」

 

喇嘛說:「我本來沒有感的…緣起於我還很年青的時候,有一次在香港與一位太太結緣,咱倆雙修後便返回西藏。四個月之後我途經香港去台灣講學,那位太太又邀我回家去修法。」

 

「她是一位身體豐腴的中年太太,脫了衣服後,外形樣貌與四個月前看來沒有甚麼差別。當我與她擁抱接吻,我嗅到她身體除了淡淡香水味外還有上次沒有的一種特殊體味;我還注意到她的奶頭和乳暈似乎有了點變化,我沒問,她也不作聲。」

 

「到行雙修大法時,我將“金剛杵插入蓮花”內…啊~不!我們的教派都是入世的,隨俗隨緣,所以還是講俗世話比較好說…我開始行法挺起雞巴插入她的穴內與她合為一體時,她才氣息咻咻的問:『佛爺啊,我有了三個月身孕啦,這會影響胎兒嗎?』我安慰她說不用怕,佛爺早就知道了,祂是有分寸的。」

「她說患有宮寒之疾所以婚後多年都未能成孕,自從與佛爺雙修後便懷上了。」

 

「初時我還以為是上次結緣時留下的佛種,暗自計算差了整一個月,今次她知道我過境香江特邀我來,除了酬謝我之外,還想要多結佛緣多沾佛氣,保佑她平安順遂。」

 

「後來她生了一個健康可愛的兒寶寶,此後每年她也請我雙修一次,現在兒子已上中學了,夫妻和順、家運享通呢!」

 

喇嘛又說:「自此我就特別注意與孕婦雙修時她們身體的特徵和氣味,之後又關心她們生育子女的狀况…因此積累了多年經驗,有些女士自己有孕也不知道,是修法後我告訴她去驗孕才知道呢!」

 

 

「此外我還嗅得出她胎中是男還是女,幾乎百分百準確,只差在多胞胎還是嗅不出來!」

 

「這是我的獨門秘技別無分店,敢誇世界第一,很多中港台澳懷孕的善女信徒都要來找我行雙修大法,頗忙啊…」

 

「又曾經有一位懷胎多月的太太,肚子脹鼓鼓的,她已生了四個女兒,今次沒心情去照B超了,剛巧有緣來雙修,合體後我告訴她肚裏懷的是男孩子,她也是半信半疑,沒幾天後她順利產下一個白白胖胖的男娃兒,她家裏的人還樂得請我吃薑酌呢!」

 

↓示意圖,圖片中人物與本故事無關

安露又聽得目瞪口呆,覺得真是不可思議,心中不禁黙唸佛號讚嘆師父的無量功德!隨後 她問喇嘛可否知道她肚內的是男孩還是女嬰,喇嘛說不用急,待修完法後才告訴她。

 

接著喇嘛爬起牀來,將安露的身體翻了一個屁股朝天,他翁著鼻子在粉紅色的股溝嗅了又嗅,那安露忙說:「師父啊,我午間拉過屎,剛才又撒尿未洗充滿穢氣,很臭是吧!」喇嘛說:「不臭不臭,只是騷,我就是喜歡姐兒家的騷味!」

 

他嗅了一會後輕輕的拍了她的屁股要她站立起來,喇嘛坐在墊子上盤膝打起蓮花座,左手握著直挺挺的雞巴,右手打起立掌手印,安露識趣的走向喇嘛跨開兩腿雙手搭住他肩膊屁股往下沉去,喇嘛也扶著她的腰肢,待她坐下好讓雞巴完全套進了穴內。安露悶哼了一聲便兩手環抱他的脖子,雙腿纏夾著他的腰股,喇嘛兩手穿過她的腋下在背上合掌誦起佛號,安露口中也配合地喃喃的唸著……

兩人修了一會,喇嘛抱著安露來臉貼著臉,她便將嘴湊過去,他手捧著她的臉把舌尖挑進她的口腔裏去,安露也將他的舌頭緊緊來啜著,一會喇嘛收回舌尖後說:「姐累了嗎?」

 

安露說:「說起來腰有點麻、腿有點酸喔。」

 

喇嘛便說:「來,將妳的身體緩緩往後躺下去,但不要讓套著的雞巴溜了出來以免洩了精氣才好!」

 

跟著喇嘛趴伏在安露綿軟潤滑的身上微微喘著氣,安露溫柔地撫著他厚實的肩背說:「唉~都是我身粗體胖,師父多辛苦啦。」

 

喇嘛炫耀地說:「不關事,我十四歲學法,十七歲與信眾行雙修大法,到現在二十多年了,共修過的女信徒沒一千也有八百,比妳肥壯高大的也不少,都順利修來功德圓滿。」

安露驚訝地說:「好勵害噢…真可以~那麼多嗎?」

 

喇嘛又說:「我算不了甚麼,每一位得道的上師活佛有都有千百次雙修的經驗呢!」

 

「傳說有“不丹濟公活佛”之稱的祖師爺「竹巴袬列」曾經與超過五千名女士進行雙修大法,現在不丹國內還有拿祂大雞巴的形狀作吉祥物和圖騰喔!」

 

↓不丹寺廟或民居牆上的辟邪寶物

實​拍不丹讓外人耳紅心跳的景觀​(十八禁! 到處都是喇嘛的陽具) - 正確醫藥常識部落格- udn部落格 

不丹| 不丹陽具村介紹、交通地圖、周遭景點、住宿、必買票券總整理|東南旅遊

↓「有求必硬」的台灣百花廟

Nikon/Nikkor]萬里-狂野造型的百花宮- MyChat 數位男女生態.風景

 

↓台東旅遊景點-男人石

↓台東縣:詭異男人石

推薦相關文章:壹讀《男性生殖器圖案掛門邊?不丹:辟邪寶物

 

他又抖動了幾下雞巴嘆息說:「師父年紀來了,雖有佛爺護身但幹這種耗精損腎的差事也感疲累嘍,奈何為了廣結佛緣、廣弘佛法唯有幹到最後一刻吧!」

 

喇嘛說完又湊過鼻子來說:「妳的身體好香啊!」

 

安露便說:「師父莫見笑嘛,俺老公說我胡騷味大,生怕佛爺嫌棄,所以要我多塗了一點香水來唄!」

 

喇嘛說:「無妨、無妨,師父亦常用檀香薰體、把精油抹身,不過剛才想嗅妳身上的孕味來判斷胎兒的性別就不容易了!」

 

安露聽了急著説:「哪怎麼辦呢?我去把身子洗一洗好嗎?」說完便把勾搭著喇嘛的腿鬆開想翻起身來。

 

喇嘛忙把她按著悠然地說:「不用洗啦,我已從妳沒受影響的地方嗅出味兒來嘍!」

 

安露說:「真的耶?我連下身的毛屄和屁股都抹了一把濃濃的香,還有甚麼來唷!」

 

喇嘛見她瞪著一雙疑惑的大眼睛於是便放下了操作,拔出雞巴掀了她肥厚的屁股溝說:「這拉屎放屁的穴口滿腥臊的不是原來的體味嗎?」

 

跟著喇嘛要安露起來與他盤膝對坐,先親了嘴説:「只嗅屁眼我還未敢確定,再嘗了這個…和妳親嘴時我嘗到妳的口水津液……」他撫著她的小腹說:「唔~我終於知道了這裏懷著一個漂亮的…男~孩子!」

 

安露聽了興奮的抱著喇嘛親個不了,喇嘛見她熱情便來摩挲那如白玉般的身體。

 

喇嘛的淫心又熾熱了,龜頭脹得圓鼓發亮、雞巴變得更是澎大……安露已興奮得顧不了甚麼,一手握著雞巴聳著屁股往他懷裏坐下去猛套起來……

 

安露套了一會喇嘛便捧著她屁股來說:「安姐放慢點,佛爺要登極樂啦……妳來了麼?」

 

冷感

 

安露停了下來,軟綿綿的身體粘在喇嘛的身上幽幽地說:「佛爺不要等我啦,我體質虛寒,不易有高潮來啊! 婚後這麼多年幾乎忘記有這回事啦。」

 

此刻,喇嘛正想趁機顯露一下本事便說:「這個好辦,讓師父來幫妳一起共享大樂!」

 

安露說:「我去年被經驗豐富的老師父弄了很久都沒來啦,唉~算了吧,今次能遇著您我心裏已經很滿足嘍。」

 

喇嘛感覺身體渾身燙熱,但懷抱裏的安露仍是片體清涼,他關掉空調後躺了下來對安露說:「冷風對妳的光身子不大好,妳繼續的套弄,我使個法兒等妳來高潮,好讓咱倆一同進入妙境,共享大樂!」

 

安露聽了心中又是歡喜的跨騎著喇嘛,陰道緊緊套住他的雞巴, 屁股起起落落的操弄起來。

喇嘛先摸她的肚子,再來啜她的乳頭,安露開始感到下身有點酥癢了,喇嘛亦感覺她身體開始發熱,子宮口一抽一緊的吸啜著他的龜頭。他一手伸到她的下體撥過陰蒂邊緣的皮肉,將那 顆敏感圓凸的蒂子揉捏了起來,又一手探到肛門的屁眼處按了幾回,之後又在她的會陰用指頭深深的壓下口中喃喃的唸起催情之咒……

 

喇嘛唸了一會,安露便氣喘呼呼,身上冒起一顆顆豆大的汗珠流滴到他的身上,此刻她的陰穴也不停地沁出淫液,扭著屁股哎喲~哎喲~的呻吟起來。直到安露的身體在持續地抽搐著,喇嘛知道她樂了便將她緊緊抱著,並挺起堅實的 屁股向上急速地挺了數十來回次後,再讓龜頭深深的抵壓住她舒張的宮口才把 一股濃液如泉湧的射了出來,安露的花心被滾熱的精液一燙,下身又抽搐了一會才噓出一口大氣癱伏在喇嘛身上。

 

喇嘛翻過身來擁著她,師徒倆的下身仍緊緊的粘在一起,洩了精的雞巴仍在穴裏輕柔地抖動。此刻安露對喇嘛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了,她抬舉著雙腿讓他的雞巴插得更入更深,子宮口緊緊的吮著龜頭,一起進入極樂勝境,共修無上菩提。

喇嘛回了神來一邊親吻她一邊問說:「感到樂嗎?」

 

安露紅著臉嬌怯怯的說:「大樂喔!感謝師父啊!」

 

這當然了,經喇嘛淫巧妙技的操弄下,任妳如何三貞九烈亦會慾潮汹湧、任妳有甚麼冷感宮寒亦會“精”到病除。

 

喇嘛見安露將高高抬起的兩腿放下後,再將半挺半硬的雞巴在濕潤的陰穴內拖拉了一會才不捨地抽了出來,並取了衛生紙抹了。他又來撥過安露覆蓋秘穴的毛髪笑嘻嘻的說:「看妳多勵害喔,淫液沾得咱們的毛兒一塌胡塗囉!讓我來幫妳抹一抹。」

安露連忙坐了起來掩著下陰說:「噯喲,不敢勞煩師父啦,您辛苦先休息一會兒吧!」

 

喇嘛說:「哎吔,我又忘了,妳應躺著讓身體多吸收佛爺賜的“菩提”液,會多行佛運的呀。」其實他仍睠戀著安露的肉體,說完便擁抱著她躺在一起歇了下來。休息了一會他才翻下來拿過衛生紙在安露的陰户揩了一抹濃濃的“紅白菩提“。

 

喇嘛再轉身坐在安露的身後,將胸口貼她的玉背、雞巴抵著她柔嫩的臀肉,兩手環抱著她腰肢説:「妳說上次老師父給妳灌的是“稀粥”,今次我給妳來個“濃羹”作補贘啊!」

 

安露看著沾滿體液的衛生紙不禁笑了起來,不過她忽然又担憂地說:「剛才感到師父粗大的屌頭插得蠻深入的,射出的精液也很多哦,不過聽老人家說有孕行房精液會糊在孩子的頭黏固著,孩子出來後他的頂上會怪難看的,需要好幾個月才洗得乾淨啊!」

 

喇嘛說:「這我沒聽過。每年總有三五個孕媽邀我同修,每一次我都會盡量的深入,精液要射得深才圓滿、才激發大樂嘛,今年以來妳是第三個了。」

 

「我射出的精液都是替胎兒來灌頂的,她們生下來的孩子都要找我加持和祝福,那些孩子們都健康活潑地成長呢。」

 

安露聽了轉憂為喜,她轉過身來眉花眼笑摟著喇嘛親了一會後又偷瞄了一下時間。時間過得真快,他倆修的時間確實長了一點,她怕閨密好友等得久了便走下牀來,喇嘛也渾身濕答答的隨她一起往衛生間去。

Chinese Girl Nude Art Oil Painting Picture - Buy Art Oil Painting Picture  Nude,Nude Oil Painting,Nude Girl Oil Painting Product on Alibaba.com 

安露打散了頭髮與喇嘛一起進入澡間互相清潔身體,她驚訝他胯下的雞巴又挺了起來,她不敢去挑弄只默默地拿著浴巾往他身上擦。

 

喇嘛搓著安露的乳房說:「妳是給孩子哺人奶嘛?」

 

安露和應了一聲,喇嘛便低下頭來吸啜她的大奶頭,把安啜得又麻又癢,一會,喇嘛才放開口說:「經佛爺加持過的奶子,會保妳兒子健康長壽喔!」

 

跟著喇嘛摸一摸她佈滿濃毛的陰阜,又按一按她柔潤的小腹問說:「修大法後妳的肚子有何感覺呢?」

 

安露說:「感恩啊!給佛爺的雞巴弄過後便感覺肚子熱呼呼蠻舒服的啊!」

 

喇嘛此刻對安露豐滿雪白的胴體、漂亮的容貌及那滑不溜手的大屁股有點兒著迷,又令他動起淫心來,雖然剛發洩過的大鷄巴又直挺挺的抵住安露的下體,昂首吐舌的龜頭在茂密的毛叢處竄動,但他必須自我克制不能貪戀色慾,想到這裏便閉上眼睛心裏暗喧佛號,禿頭迎著頂上淋下的涼水,手口都停止活動了,只是緊緊擁抱著她......

 

梳理完畢後,兩家都知道要結束這次的雙修大法了,喇嘛仍是有點不捨,他親了一下美麗的孕婦然後說:「安姐,與我結緣的徒兒中,妳是最美的,希望有機會再續佛緣,現在我要稍息一會了,請妳告知外面的馬姐半小時後進來好嗎?」

 

安露的眼睛忽的紅了起來,也親了一下喇嘛說:「您是我親過的第三個男人,也是令我感到最快樂的男人,我把孩生下來後再找您來共修,也要您來替孩子祝福和加持好嗎?」

 

喇嘛笑著點點頭,安露才快樂地拉開房門走出去了!

 

欲知其他富婆與喇嘛如何結緣請看《女信徒與大喇嘛3 高貴的女主人馬萍萍 & 失望的楊姐

 

↓男女雙修示意圖

לימוד עיסוי טנטרי | לימודי טנטרה | קורס טנטרה - נוגעים בנשמה

 

名僧治病致女怀孕合体双修为女子传功治病发生性关系- 壹读

 

VAJRASATTVA YAB-YUM. Nepal, 17. Jh. H 13,5 cm.

 

什么是欢喜佛?欢喜禅?是正统佛教吗? - 知乎

 

當心!騙財騙色!仁波切遭爆雙修性侵《蘋果日報2007-4-19》 @ 男女雙修法是假佛法:: 痞客邦::

 

初稿:2020年11月15日

 

*本文所有圖片皆來自網絡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c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