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編號:七十四  初稿:2020年12月1日

 

警告:本文含有「成人情節」,未成年及不喜歡的人士不要觀看

 

*本文圖片皆來自網絡

 

前言

 

話說昨天四名篤信佛教的富婆在首都機場迎來了一位年青而又風度翩翩的西藏大喇嘛。喇嘛長得身材結實、四肢粗壯、皮膚深棕色,是典型的高原壯漢,難得是他能講得一口流利的京片子。他更是有別於一般活佛的莊嚴古肅,對著大款善信都是和藹可親地哥前姐後的稱呼,逗得京城裏的富貴人家甚為歡喜。其中一位富婆 馬萍萍爭著將他安置在自己豪華住宅內供奉以求多結佛緣、早沾佛氣。

 

女主人馬萍萍

 

前篇講到美麗的孕婦安露與大喇嘛合體雙修(再講白點就是男女性交互動)時,竟然重拾久違了的性高潮,之後她感到渾身舒泰心滿意足的出了廳來……

 

馬萍萍好不容易等到安露出來,依著囑咐再等了半個小時後才在丈夫耽耽的目光下推門入去見師父…

 

昨晚,萍萍招呼了喇嘛在她華麗的府第歇息,由於喇嘛須於明天一日之內 分別與四位女信徒進行雙修大法(性交),為防他過於操勞耗力損精,因此夫妻倆特意供奉了一頓健腎保陽的豐盛筵席,在熱情的招待下喇嘛甚是歡喜。 飲宴過後,萍萍夫妻便蒙受了喇嘛特別的加持和祝禱,臨就寢前,喇嘛又向他倆講了一課經文和彿理,所以萍萍與喇嘛並不生疏了!

 

話說萍萍進入房來,只見喇嘛早已裸著結實的身軀盤腿坐在牀上,光禿的頭頂微微的閃著亮光,肚臍下茂密的叢毛中正豎起一根粗大茁壯的雞巴,再見牆上又掛了幾幅動人心魄男女交媾的唐卡畫,這已經令萍萍不禁油然而生了一絲念頭。

原來萍萍在去年夏天已有了男女雙修的體驗,如今見喇嘛已擺好陣勢閉目入定,她亦沒話說便身上素白的休閑服飾緩緩的褪了下來,隨手鬆脫了奶罩和內褲精光著身子後,再解了頭上的髮結便爬上牀來。

 

喇嘛心裏知道馬萍萍丈夫是家財豐厚的黨國要員,四個婦人之中她最尊貴、妝扮得最入時髦,人也長得漂亮好看。 更難得是她的丈夫亦非常豁達好客,現在正忙著包餃子準備豐盛的晚餐款待客人,所以喇嘛不敢怠慢,連忙伸出手來輕輕把夫人迎了過來。

 

夫人平日喜歡跳舞愛運動所以保持身材健美、蜂腰翹臀,難得的是皮膚潔如霜雪。當她搖晃著一對豐腴的奶子跨步上前時,也顧不了毛茸的小便處正對著尊貴的客人,只管輕按著喇嘛強壯的肩膀、扒開兩腿緩緩地將白白的大肉臀往他的懷裏蹲將下去。

喇嘛亦早有準備,他一手握住雞巴,一手輕輕的撥過她小腹下柔若如絲的陰毛後,便來摸索她的密穴,並熟練地掀開那兩片緋紅嬌嫩的小陰唇,見手指已沾著了濕答答的陰水,知道她早已經動情了…以喇嘛的經驗來說,來跟他共修結緣的女士哪個不是生活富泰安逸?哪個不是慾焰高張的?哪個投入他懷裏的不會動情呢?

 

今天,崇尚密法的女信徒,勇於摒除塵俗的規範,她們對和合結緣(性交)的喇嘛上師有期盼,而上師的金剛杵(陽具)就是穿過蓮花秘道(陰道)直達靈魂的深處媒介,讓信徒得到心靈上的滿足,使到她們得到肉體上的大樂(性高潮)!

在西藏仍是「農奴制度」的年代(1949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入藏前), 除了地主和貴族生活過得較好外,受人尊崇的喇嘛僧侶亦不愁衣食,因一般平民百姓不但要工作賺錢,還要定時供養寺廟金錢或食物,所以很多男人們寧願出家修行或將兒子送到寺廟當小喇嘛。

 

由於「密教」相信在男女雙修極淫極穢的過程中,雙方的肉身都會進入高潮大樂,從而更能明心見性、大徹大悟、立刻達至即身成佛的境界。

可知道,所謂「男女雙修」就是要婦女赤裸裸與喇嘛(上師、活佛)「性交」互動,對當時人來說(今天仍有不少人有這個想法),能與上師/活佛雙修是一種榮耀,不過,那些婦女(都是精挑細選的貌美少女或嬌艷人妻) 除了在交媾中或能夠滿足了性慾之外,亦可能因此懷上身孕,未婚的問題不大,孩子會由寺廟供養,但已婚的婦女又怎樣呢…被喇嘛派綠帽子的丈夫會有何想法?

 

關於這個問題,這裡有一個說法:因為普通百姓要勞作、營養又不足、生產的一半又要奉獻給寺廟,所以自己的「精蟲健康度」遠不如住在寺廟天天養精蓄銳的出家喇嘛們,所以由他們與妻子雙修,除了滿足喇嘛「修行」 (其實是滿足性慾) 的需要外,還確保「子孫」得以繁衍 (換句話說就是借喇嘛的種生子) …至於孩子是不是自己的DNA種子…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是跟自己姓,叫自己爸!

 

…為什麼要揀選美女來雙修?

 

宇宙萬物皆有陰陽、皆分正負,陽為「正」、陰為「負」, 我們且將「正與負」視為一種「能量」;

 

世間上有分男和女,男性為陽(正)、女性則為陰(負),同性相拒、異性相吸,陰陽相合便產生最大的能量;

 

據說,樣貌俊美、體態妖嬈的女子身體都充滿著強烈的「負」(極陰)能量 (難怪有人說美女會放電,那麼醜女沒負能量嗎?不是,只是相對較少而已) ;

 

相對來說,那些相貌魁梧、體格強健而又有修為的上師喇嘛身體就充滿著「正」(極陽)能量;

 

當「極陰與極陽」連結(交媾)在一起,就會產生最大的能量, 這好比「電池」接通正負極而產生電流;

 

因此,當極陽之男與極陰之女合體雙修(性交)時,男女亦會感受到極致的性高潮,從而頓悟而達至天人合一,即身成佛的境界。

 

閒話不多說了,再說回喇嘛與馬萍萍…只見喇嘛將那圓鼓的龜頭緩緩地捏進了萍萍的小便縫裡去,萍萍便抖動著身體來將他摟抱得結結實實,他立即聳動屁股將粗壯的雞巴全肏了去了…

萍萍暗地咽下一啖唾沫便伸手來勾搭著喇嘛的脖子,又伸過兩腿緊緊的勾纏住他的腰肢,喇嘛知她受用了於是將她散落胸前的秀髮撥到她柔滑的肩背上,兩掌揉了幾趟那溫潤的奶子跟著打起手印,微閉眼睛口裏喃喃誦了一輪經咒後才緊抱著她來接吻親嘴 ,兩師徒在檀香縈繞之下仿照壁上的畫像便和合起來。

 

喇嘛使勁旋著厚實的屁股,萍萍也配合地口喧佛號扭動腰臀,修有十來分鐘後,她已氣息急速汗流浹背,可愛的粉面浮泛起嬌艷的紅霞。識趣的喇嘛知她累了便停了下來讓她躺到牀上,自己再趴了上去扛起她的兩條玉腿擱在肩上挺了雞巴左顛右篩的抽動,他就是要使盡工夫去討好這位富貴的美嬌娘……

  

萍萍早已被喇嘛逗弄得淫心蕩漾,她緊抓住他堅實的肩膊低聲吟誦著,直至喇嘛的下肢現了一陣的抽搐,接著雞巴又緊湊的攢動,不須一會,一股關不住的精液已注入她的密穴內。萍萍的深處感到一陣的酥後又來一陣的麻…不過她似乎意猶未盡,當她意會到洩了精的雞巴要退出時,她的一雙貪婪的玉手和兩條飢渴的長腿仍是緊緊纏繞著喇嘛的身體一點也沒肯鬆下來。

 

↓示意圖,圖片中人與本故事無關

 

喇嘛暗裏計算兩人相交足有半小時了,此刻他的身體實在有點疲累,於是便輕輕撫著她泛現桃紅雪白的身體說:「馬姐喔,時間不早啦,咱倆去洗澡淨身吧,尊夫在外面盼著妳呢,今次妳沾得佛氣最多,佛運也最綿長啊!」

 

萍萍只是嗯了一聲但仍是賴在牀上,喇嘛無奈再捧起她的奶子將兩顆如櫻桃般的乳頭用指尖輕柔的捏弄,又含在嘴裏用舌尖來輕挑慢嚐,他又一邊愛撫她的身體一邊跟她熱烈地接吻親嘴。

過了好一會,萍萍才稍為鬆下了腿,喇嘛趁機抽出半軟的雞巴並翻下牀來,但見她仍兩腿開開媚眼含春癱卧在牀上,剛才灌她的精液已有點倒流到牀墊上去了……

 

喇嘛的心裏盤算著,稍後還要應付一位經驗豐富的楊大姐呢…不過此刻他也不可以得失這位權貴夫人,若能討得她的歡喜往後的好處多著呢,於是他便鐵定了心…要狠狠的再幹她一次!

 

喇嘛暗運內氣並在自己的兩邊腎門穴位深深的做了幾番按壓,又揉搓了幾轉肚臍下的丹田要穴,他再將雞巴和龜頭輕揉細捏了...萍萍見著以為喇嘛暗地裏吟經誦咒,也不打擾只是橫陳著玉體耐心地等候著。只可惜喇嘛雖然花了一番功夫,但那根肉棒子仍是羞答答沒有什麼反應…挺不起來!

 

他心知這一趟是過於自信同時又犯了慕色好勝的戒律…上午因貪圖靚媽草莓的美色,他恃著晨早陽氣充沛 而奮力幹了她兩次,飽嘗了彼此飢餓的欲慾;中午飯後,他遇著高頭大馬、渾身騷味的孕婦人妻安露,為了“療癒”她的宮寒冷感、為了炫耀本事、亦有與前輩上師比拼, 他耗費了一番心思和精力才讓她享受了高潮大樂;還有,剛才又為了討好面前這位嫵媚的高官夫人而盡洩了精氣和體力…

據說秘傳密教行雙修法門的喇嘛都練就“忍精不射”的能力,他們可以持續與多名仕女交媾而不洩精、金槍挺立而不倒。但漢家咸認為若與番僧交合“女洩淫液但男不射精”,實有採陰補陽攝取陰精之嫌、必會戕害女子的身體。行走漢地之喇嘛有見及此,每與婦人合體雙修必盡洩其精以釋疑慮,惟是這樣對“日有多交、每交必洩”的喇嘛亦會造成一定的耗損。

 

其實按照以往的經驗來說,今日的場面是要恭請兩位大喇嘛來應付的,但他就是自恃身體精壯以為應付得了,奈何由早至今連續“幹”了三個如狼似虎的北方大媽後,已感到腰酸背痛、腿脚麻軟,此外更不堪是那根肉棒不聽使喚了。他知道自己年紀不輕,多年以來為了成就這道法門不僅敗腎傷身,亦耗損了幾許精、氣、神髓,他快要成為安露說的“老師父”了…怎麼辦才好呢?他從未試過這樣的尷尬!

 

喇嘛思量著便拿了幾塊衛生紙來抺過萍萍那被他搗弄得一片狼籍的小便處,再哄她坐在牀邊叉開兩腿,他雙膝跪地分了陰唇忍著淫水和尿味的腥臊吐出舌頭舔了下去,喇嘛的手更伸張過去又是捏乳頭又是搓弄奶子,又用舌尖來挑弄她陰縫裏敏感的小蒂子……

 

原來萍萍丈夫雖然精明能幹得意官場,但於夫妻房事始終不是一個識情趣的人,她哪有被人舔陰嗜穴的經驗?這新鮮的玩兒刺激她騰動起身子氣喘咻咻的叫嚷著:「哎喲~要佛爺舔屄,臭喔、污穢喔,俺折壽嘍~哎喲~」

 

喇嘛聽了便說:「勿憂勿憂,師父心無罣礙無穢無臭,我只是行大法把龍津佛液灌入妳的蓮花宮內,令妳更加漂亮、更健康長壽,妳好好受著吧!」

 

原來喇嘛不單止那根雞巴使得,那塊嘴皮也甚耍家,他說完便捧著萍萍的大白屁股將嘴巴再湊下去,先用手指分開她兩片粉嫩迷人小陰唇,再用舌尖來舔了一會後,又去舐她排泄的屁眼兒……

一陣工夫後萍萍便手捧喇嘛的大光頭,抖著身體,小腹抽搐喘著氣央求著:「停啦、停啦!好佛爺啊,俺快要憋出尿來啦!」喇嘛聽她呼喚了幾次才停下來,見她已癱瘓的躺著,這時兩人的身上都已沾滿體液和汗水了。

 

喇嘛怕這娘兒再來痴纏便把她抱起直走入衛生間去…讓龍頭灑下來的涼水沖洗著兩個灼熱的身體……

 

他倆站著洗了一會,萍萍忽然靦覥地說:「喲!要停一下子,尿急著啦,俺去馬桶蹲會兒…」

 

以喇嘛的親身體驗,所有跟他合體共修的信徒佛友,被他粗大的“肉杵”搗過之後,那“蓮花宮”內充滿著精水和淫液,都有需要盥洗清潔、都會急尿、都要來一次膀胱大解放,所以此刻萍萍要撒尿就是尋常之事,不過今次他又另有新主意,便說:「不用又進又出費勁兒啦,就這裏好,我也要撒尿,姐妳先來啦。」喇嘛隨即把她的身體按了下去。

 

萍萍也真的急壞了,她稍轉過身來半翹屁股背住喇嘛,尿如湧泉一般從胯下吱吱吱吱的濺射在地階上。

當她尿完後轉過身來見喇嘛的手正抖動著雞巴便說:「師父您來尿啦!」

 

豈料喇嘛一臉嚴肅的說:「我倆真的有緣啊!剛才雙修時我的金剛杵已在妳的蓮花穴內灌注了白露菩提,之後又從佛爺的口送妳龍津佛液,到這下子難得佛爺又要灑下黃金雨了……」

 

推薦相關文章:藏傳佛教真相之 譚崔密宗男女雙修的尿尿訓練

 

喇嘛又開示說:「這不是污穢之物,妳要閉目觀想這是楊枝甘露,是特別賞賜給妳啊!」

 

話剛落下,他那雞巴上的龜眼兒已噴出一道尿柱直射在萍萍小腹下的毛髮處,她感到身上來了一股暖流,也不覺污穢又不覺臭,甚至有點像供神奉佛用的香果油味……

 

喇嘛見她沒有避忌便把餘尿往她屁股都射了一把,完事後,喇嘛生起了憐惜的心,他再將萍萍的身體撫了一遍才撿起肥皂替她來洗個乾淨,萍萍感恩也回敬師父來幫他搓澡。喇嘛搓她的大奶子、她擦喇嘛的濶胸膛,喇嘛洗她的陰戶撩她的小肉豆子,她又來洗喇嘛的雞巴捏他的大龜頭,兩人你逗我,我逗你嘻嘻哈哈的又耽擱了一段時間,也逗得女主人十分愉悅暢快飽盡了淫興。

 

他倆潔了身走出衛生間後,萍萍便埋頭梳理頭髮,喇嘛在傍體貼地替她佩戴好胸罩、穿上了內褲,再幫她整理好衣服後自己才披上袈裟擁抱著萍萍低聲在她耳邊說:「馬姐啊,師父因為太疼妳才多耗了元神精氣,那位楊大姐抱歉不與她修了,留待下次吧。」

 

萍萍正愕然間喇嘛又說:「等會兒妳跟我出去,若他們問怎的那麼久,妳就說進來時見師父入定不敢驚擾,才耽擱了一些時間吧。」

 

妳甭對他們說佛爺灑妳黃金雨露,也不好說特別賞賜妳龍津佛液的事,免得他們對妳生起嫉妒之心啊!」

 

萍萍忙合十點頭感恩師父的寵愛,又摟著他難捨難離的。

 

喇嘛見著便親她的臉兒說:「我的姐啊,人生本無常,不用捨不得,來日方長妳可以私訊給我嘛!」

 

「師父可以與妳獨來同參歡喜佛、一起共享雙修的大樂,還讓妳專享佛爺的恩寵啊!」

 

萍萍若有所悟的說:「對,俺兩公婆可以入藏來找您,等會俺要老頭兒獻上一筆特別的香火錢來酬謝師父呢!」説完又往喇嘛的臉上一吻。

 

兩個又擁抱著吻了一會才分開來,萍萍看了一下時間不禁暗吃一驚,原來她仗著是女主的身份想在師父身上佔多一點便宜,誰知一小時的功德卻幹了加倍的時間,她想起來也有些尷尬,粉白的臉兒上不禁又浮現了兩片紅霞。

 

此刻喇嘛開了客房的大門先走出去,萍萍也尾隨著師父出來,丈夫見了妻子便如釋重負似的,他裝著笑臉招呼喇嘛到大廳踞了上座,口唸佛號頌讚師父的大德大能,並恭敬地奉上名煙香茶、點心糖果等。

 

幾個閨密見萍萍滿面春風漲紅著臉蛋果然拉著她問如何修得那麼久?她就把喇嘛教的謊話說了一遍,黃草莓和安露也沒說甚麼,但楊姐似乎暗裏向萍萍翻起了白眼,她掀動著嘴皮,但是也沒有說出半句不滿的話兒來!

 

失望的楊姐

 

此時馬萍萍的夫婿已備好一大盤熱氣騰騰的餃子,幾鍋各類的精肉,數碟新鮮蔬果。萍萍粘在喇嘛身旁如小媳婦般侍奉,各人又敬了喇嘛幾杯紅酒以酬謝師父的辛勞。

 

喇嘛酒醉飯飽後向眾人講了一陣佛理,唸了幾遍經文搓搓圓鼓的肚子便想回房裏梳洗,他的行裝早已執拾好,稍休息一會便到機埸去。

 

楊姐得悉喇嘛不來與她共修真的感到不是味兒,她今次有幸請了一位年青力壯的上師喇嘛,看他丰神俊朗、舉止溫文,據悉他那根雞巴勃發起來又粗長又碩壯,更難得的是有持久不泄的能耐,怪不得幾位修過了的閨密如糖黐豆般粘著他。她不忿氣自己勞了心費了力只是為他人作了媒,她心有委屈於是悄悄地對喇嘛說有些佛理參不透求師父指導。聰明的喇嘛當然會意,他趁眾人談得高興便拉了楊姐說佛爺對她有所開示。

 

入到房來,楊姐便摟著喇嘛說:「今日難得跟師父相聚,就與弟子修一會吧!」

 

喇嘛見楊姐身材頎長、皮膚白皙、烏黑頭髪紥了一條馬尾兒,一身素黑色的長裙,似乎經過悉心的打扮。鵝蛋臉兒、細長的柳眉,瞇起一雙桃花媚眼,淡淡的幽香撲鼻而來,便又萌生了淫慾的興致、也動了憐香惜玉之心。他也沒料到今次在京城與他結緣的竟然都是膚白貌美、體態妖嬈的尊貴夫人,他慨嘆一聲說:「楊姐呀,師父知妳誠心向道,奈何佛爺聖靈早已飛昇天外,如妳不嫌棄由師父的肉身暫代與妳來修好嗎?」楊姐心想他也是個現成的活佛嘛,於是連忙的點頭感謝師恩。

 

其實修甚麼、怎樣修只是冠冕唐皇的幌子,金錢和泄慾才是真正的目的!

 

不打閒話了,那個喇嘛便脫去了藏紅色的袈裟袍赤裸了身子(喇嘛都不穿內褲表示赤條條毫無牽掛),他上了牀來盤膝而坐後微張法眼,只見楊姐站在床邊解開了髮結後便徐徐的脫去素黑的長裙…原來裏面又是黑色的…黑色的絲棉胸罩,黑色的蕾絲內褲,不過襯著羊脂玉白的肌膚竟是奪目的黑白分明。

楊姐拉下遮掩著屁股和陰戶的性感三角小內褲後再解下胸罩,五十歲的婦人乳房雖然有點下垂,但細看起來仍是纖腰翹臀,扁平的小腹下是一遍萋萋芳草。她的嬌容嫵媚,身材不差,可是無情歲月已在她的眉梢額角上刻下了幾道明顯的皺紋,不過美人遲暮亦有迷人之態!

 

楊姐赤裸了身體後見喇嘛碩長的雞巴一點也不挺拔,一點也沒有勃發起來,雖然心裏有點失望,但她還是上了床拈起垂答的雞巴擼了一會便張開兩腿朝喇嘛的下肢跨騎過去,喇嘛忙張手來撫弄她的下體,又撥開那柔柔綿軟的陰毛,叉兩指來揉了一會大小陰唇後,即把她抱在懷中。富於經驗的楊姐一手勾搭著喇嘛的粗脖子,一手又在他的龜頭處摸摸捏捏,摸捏了一會便將屄口直往半軟的雞巴來磨蹭。

 

喇嘛忍不住在她薄薄的嘴唇親了下去,她亦將嘴巴接了上來,兩根舌頭互糾傳送了彼此帶點紅酒氣味的津液,同時喇嘛將兩手來盈握她軟柔柔的乳房,手指頭掐著兩顆如小棗般的嫩奶頭,他口喧佛號、心中觀想歡喜佛、鼻子嗅著楊姐身上撩人的體味,但覺丹田氣聚瞬間雞巴變得堅硬挺拔,他把握機會搗進她早已濕漉了的穴裏去。

 

↓示意圖,圖片中人與本故事無關

 

楊姐心中暗自高興,由於她富於經驗,又受過高人指點,比閨密們更熟悉雙修採補之術。於是她便凝神屏氣、固腎提肛、匯氣來聚丹田,並將宮口來把龜頭如筆尖入套般牢牢的“嘬”住,摟著喇嘛就來親嘴。喇嘛不敢怠慢便迎了上來,一邊持咒一邊抽動雞巴,在楊姐低吟的和語中陰陽和合,濃情極樂,雙雙進入愉悅萬千的色慾世界。

 

正沉緬間喇嘛忽地感到楊姐腟屄有股吸納氣旋,令深陷其內的龜頭甚為酥癢難煞、瞬時令他百脈沸騰,恍惚間禁不住打了個冷顫, 精門竟然失控洩出精液來,他不敢怠慢立即轉手背後,定了命門穴再用指來柔搓力壓,同時深將一口氣納入丹田以固守精關,唯是感到腰腎隱隱乍痛,精囊尿道強烈地抽搐,一股莫名的性高潮驟然而至,精水和淫液竟然不受控地一泄如注……

 

喇嘛心內暗自吃驚,忙將已呈半翹的雞巴退了出來抖了幾抖便向媚目期待的楊姐說:「大姐啊,我倆的合體修練到此為止囉,師父答應妳下次結緣讓妳來拈頭籤啊!」

 

喇嘛又輕柔的摸著她的秀髮說:「佛爺因應天命提早歸位,師父又稍感違和,這次結緣的香火錢算妳一半好啦……」

 

楊姐見原來昂首吐舌的雞巴已變得軟軟綿綿,粗大的屌管滿佈暗淡的藍筋,肥碩烏黑的龜頭仍滴漏著精水淫液…

她也知道勉強不得便用衛生紙捂住陰戶走下床來入了衛生間,又見喇嘛沒有伴隨而來給她淨身,於是便有點不樂了。但令她更失望是她察覺喇嘛灌給她的並不是濃稠的菩提佛液,只是一股狀如稀粥狀的濁水,而且還有一陣腥羶的氣味,她便蹲下來排清了尿液然後自洗自浴將那和合之處仔細的洗了一遍。

 

出了衛生間見喇嘛仍是全身光溜溜的盤在床上閉目打坐,又見他那話兒像低眉的菩蕯,於是楊姐也不敢打擾,她匆匆的穿好衣服便向喇嘛合十頂禮才退出房來,各人見她有點臭臉都來關心,她也不多搭理,只是挽了陪伴而來的閨密揚長而去!

 

稍息之後,三位富婆和草莓的夫婿簇擁著喇嘛乘坐萍萍丈夫駕的一輛豪華橋車浩浩蕩蕩的往機場疾馳而去……

 

到了機場,原來楊姐兩夫婦、安露的老公以及一批善男信女早在躬身等候。別離的時候,一眾門徒佛友虔誠合十、口誦經咒,就此送別了滿載而歸的大喇嘛!

 

《故事完》

 

***   ***   ***

 

附錄一則台灣新聞

 

雙修惹禍 

以上係講4位富家太太跟喇嘛上師進行「男女雙修」的故事,由於她們是自願跟喇嘛合體交媾,正所謂一個願打,一個願捱,各取所需,皆大歡喜!但如果被迫進行「雙修」的話就是性侵。

十多年前台灣發生了一宗「雙修性侵」案,值得對沉迷於宗教的女士們警愓(圖片是色老頭加上去的):

台中聖德禪寺創辦人「聖輪法師」楊贊儒,以男女雙修為由與多名女弟子大搞淫亂,再由女弟子代為物色年輕貌美的信徒或志工供他性侵及猥褻,共有5女受害,法官2012年11月9日依強制性交等罪判刑15年,4名比丘尼或職工分別判刑1年10個月至3個月不等。

楊贊儒(61歲)與5名女弟子發生性關係甚至多P,女弟子都被洗腦,替他物色「獵物」,淫亂情節令人匪夷所思;台中地院昨天宣判後特別解釋,整個犯罪事實就像色情小說,因此不提供判決書,只有簡單說明稿。

楊贊儒因撰寫地獄遊記》及《天堂遊記聞名,86年創辦聖德禪寺,法號聖輪法師;他以男女須雙修為由,先後與女弟子A女、柯紫櫻、陳麗玲、謝嘉玲等人發生多次性關係,並指示A女等人帶信徒、志工、義工供他性侵害。

95 年某月,陳麗玲為楊物色B女,楊趁機猥褻,B女不從,楊即對B女怒罵,並施咒稱「如果違背誓言,將今日之事說出去,將會下地獄」;柯女、A女則帶C女給楊,楊對C女強吻、摸胸,甚至在電梯內強制猥褻,並性侵2次,2人雙修時,柯女還被指派裸身讓楊吸奶大玩3P。

D女4年前到楊的辦公室,楊要求D女將他想成老公、愛人、男友等身分,被害人說沒辦法,遭楊痛罵「沒智慧」,被害人受脅迫下依楊要求擁抱。法官認為,楊贊儒犯後避重就輕,未坦承犯行,判刑15年;共犯陳麗玲1年10月、柯紫櫻1年6月、A女4月、謝嘉玲3月徒刑。

↓聖輪法師楊贊儒及其著作

原文網址 雙修多P性侵5女 「聖輪法師」楊贊儒判15年 | ETtoday社會新聞 | ETtoday

 

(全文完) 

 

*本文圖片皆來自網絡

 

寫了幾篇喇嘛與信徒合體雙修的故事後,意猶未盡再節錄了一則關於「轉世活佛」及一則關於「雙修採補」的故事:

 

荒淫活佛及採補術

 

初稿:2020年12月1日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c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